海宁成功创建桑黄人工栽培基地,十几年的养猪

2019-09-30 11:01 来源:未知

2月18日,浙江省农业厅农技推广中心副主任吴海平研究员、周金钱研究员,省蚕桑研究所所长计东风博士和吕志强研究员等一行来到我市袁花镇红新村桑黄人工栽培基地指导。该基地是省农科院与我市开展院市合作的一项高效生态循环项目,由省蚕桑研究所提供桑黄菌种和人工栽培技术,海宁宏欣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利用当地丰富的桑树枝资源实施规模化栽培,省蚕桑研究所2名专家常驻海宁,进行关键技术操作及现场指导。目前已完成接种18万棒,桑黄菌棒发菌良好,并分批移入大棚培育。

姚生良对桑黄的认知,只限于知道这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别怕,我们给你找专家,手把手教。”看出了他的犹豫,该农经局负责人告诉他,市政府与省农科院已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有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给他提供技术支持。这一席话激起了姚生良的兴趣,他先后数次赶到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参观考察。专家告诉他,桑黄是一种寄生于腐烂桑树上的真菌,被称作“森林黄金”,具有很好的抗癌效果,市场前景可观,就是人工栽培技术很难掌握,国内才刚起步。据介绍,种桑黄的收益较高,每斤售价能达2000元,“一个桑黄菌棒能长一至两朵桑黄菌,市场价能卖一百元呢。”姚生良暗下决心,要种桑黄,还要把桑黄种好。他与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签订了合作协议,实施桑黄规模化栽培。于是,海宁市宏欣生猪养殖场正式更名为海宁宏欣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他也从一个猪倌成了生物科技公司的总经理。“活到老,学到老。”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指派两名研究人员给予全程技术指导,为姚生良转行增添了信心,“专家每周都来,从培养基质选择、菌棒的消毒、灭菌、接种等倾囊相授。”姚生良把100多平方米的仓库划出了一半,改建成了培养室,培养起了1万根桑黄菌棒。他拿起铁架子上整齐排放着的圆柱形塑料袋向记者展示,袋子内装着打碎的桑树木屑,顶端的黄色菌丝正向底部蔓延。“预计5月底就可以移植到大棚里培养。”为此,姚生良把60亩的猪棚都拆了,改造成种植大棚,目前土地正在平整中。他向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以前养猪,行情不好的时候还会亏本。现在,一期1万菌棒的桑黄,今年10月份就能采摘,产值预计能达到100万元。在他心里,还有一笔环境账,“养猪的时候,有人走过养猪场,都会掩鼻而过。现在,种稀有真菌,没有臭味,也没有污染。”在种植桑黄的过程中,他也遇上不少难题。桑黄菌棒需要长时间高温消毒灭菌,因为没有高温消毒设备,第一批菌棒不得不运到其他合作社加工,非常不方便。为了扩大种植规模,姚生良还特地前往千岛湖一家菌菇种植合作社去考察,并引进了一项专利技术。他指着种植基地中两个正在建设的高温灭菌锅炉说,“专利转让费加上建造成本,投入了30万元。”有了这两个炉子,姚生良的种植基地一天能加工2万个菌棒,基本上能满足原地高温消毒的需求。“第一期种植下去以后,我们马上接种第二批,今年准备种植5万菌棒,明年还将继续扩大种植规模。”对于刚起步的新事业,姚生良显得信心十足。

图片 1
姚生良在观察菌棒上的桑黄生长情况
图片 2
姚生良展示桑黄

图片 3

“要管好这小小的桑黄菌棒,可真不容易啊。”姚生良曾经营着嘉兴市最大的生猪养殖场,管理1.8万头生猪绰绰有余的他,面对眼前20厘米高的桑黄菌棒,很是谨慎。近日,省农科院专家一上门,他立即成了好学的“学生”,忙着追问近期培育菌棒中遇到的技术难题。

今年58岁的姚生良在袁花镇红新村甚至镇里、市里都有一定知名度。他养了十五六年的猪,曾把养猪的事业做到了全市最大,甚至还探索了水稻和猪混养的生态农业。可就在去年,为了响应我市生猪提质减量的号召,他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关停养猪场。

去年3月开始,姚生良主动退养,两个月后1.8万头生猪全都卖掉了。“不养猪,我能干什么?”面对空荡荡的猪棚,他心底燃起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掺杂着对未来的迷茫。

就在这时,市农经局相关负责人主动上门为他出谋划策,“听说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有个人工种植桑黄的项目,市场前景很好,要不要试试?”

姚生良对桑黄的认知,只限于知道这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别怕,我们给你找专家,手把手教。”看出了他的犹豫,该农经局负责人告诉他,市政府与省农科院已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有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给他提供技术支持。

这一席话激起了姚生良的兴趣,他先后数次赶到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参观考察。专家告诉他,桑黄是一种寄生于腐烂桑树上的真菌,被称作“森林黄金”,具有很好的抗癌效果,市场前景可观,就是人工栽培技术很难掌握,国内才刚起步。据介绍,种桑黄的收益较高,每斤售价能达2000元,“一个桑黄菌棒能长一至两朵桑黄菌,市场价能卖一百元呢。”

姚生良暗下决心,要种桑黄,还要把桑黄种好。他与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签订了合作协议,实施桑黄规模化栽培。于是,海宁市宏欣生猪养殖场正式更名为海宁宏欣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他也从一个猪倌成了生物科技公司的总经理。

“活到老,学到老。”省农科院蚕桑研究所指派两名研究人员给予全程技术指导,为姚生良转行增添了信心,“专家每周都来,从培养基质选择、菌棒的消毒、灭菌、接种等倾囊相授。”

姚生良把100多平方米的仓库划出了一半,改建成了培养室,培养起了1万根桑黄菌棒。他拿起铁架子上整齐排放着的圆柱形塑料袋向记者展示,袋子内装着打碎的桑树木屑,顶端的黄色菌丝正向底部蔓延。

“预计5月底就可以移植到大棚里培养。”为此,姚生良把60亩的猪棚都拆了,改造成种植大棚,目前土地正在平整中。

他向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以前养猪,行情不好的时候还会亏本。现在,一期1万菌棒的桑黄,今年10月份就能采摘,产值预计能达到100万元。在他心里,还有一笔环境账,“养猪的时候,有人走过养猪场,都会掩鼻而过。现在,种稀有真菌,没有臭味,也没有污染。”

在种植桑黄的过程中,他也遇上不少难题。桑黄菌棒需要长时间高温消毒灭菌,因为没有高温消毒设备,第一批菌棒不得不运到其他合作社加工,非常不方便。为了扩大种植规模,姚生良还特地前往千岛湖一家菌菇种植合作社去考察,并引进了一项专利技术。他指着种植基地中两个正在建设的高温灭菌锅炉说,“专利转让费加上建造成本,投入了30万元。”有了这两个炉子,姚生良的种植基地一天能加工2万个菌棒,基本上能满足原地高温消毒的需求。

“第一期种植下去以后,我们马上接种第二批,今年准备种植5万菌棒,明年还将继续扩大种植规模。”对于刚起步的新事业,姚生良显得信心十足。

原标题:拆了猪棚种桑黄 2000每斤喜欲狂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十大靠谱网投平台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宁成功创建桑黄人工栽培基地,十几年的养猪